「婆婆,我準備跟你兒子離婚」「好啊,養你弟弟6年,我都累了」

婚姻是兩個人的生活,從一開始對方就強行附帶一些額外的羈絆,那麼這段婚姻註定是不平等的。

 

有些事情,道理說出來大家都懂,但真正落到頭上之時,未必能及時察覺。每個家庭都有屬於自己的獨特性,而一直生活在其間的人,會覺得這些都是順理成章、理所當然,但卻忽視了,自己認為天經地義的東西,在法律上面可能根本說不通。

高春琳最近焦頭爛額,丈夫不再像以前那樣事事都順著她了,兩人之間越來越多發生爭吵,她感覺這段婚姻的幸福度在大打折扣。一直以來,在這個家中,她都是那個佔據有利地形的人,而逐漸喪失這樣一種優勢讓她非常憤怒。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為了制服對方,讓生活回歸到她感覺舒適的氛圍之中,在多次爭吵對方都不肯屈服的情況下,不甘失敗的她跑去威脅自己的婆婆。在她看來,這位一直在她面前表現得很懦弱的老人一定會害怕自己兒子婚姻破碎而去勸他投降。

「婆婆,我準備跟你兒子離婚。」她嚷嚷道,「好啊,養了你弟弟6年,我都累了。」聽到對方丟出這樣一句話之後,高春琳當時就愣了。

她出生在一個物質條件平平的家庭,下面有個小自己三歲的弟弟。在她家,這個孩子是最受家人關愛的一個,上至爺爺奶奶、爸爸媽媽,下至她這個姐姐,所有人都拿他當寶貝疙瘩。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可能從小時候開始就太受寵的孩子都比較任性、怕吃苦也不是那麼努力吧,總之長大之後他在各方面都毫無建樹,是個吃碗里的、看著鍋里的,沒什麼本事但又好高鶩遠的男人。

自己能力有限,那些在他看來不入流、太辛苦的事情不願做,瞧得上眼的事情又做不來,從工作到結婚、成家這一系列的事情全都靠姐姐幫忙才得以順利解決。應該來說,身為她的丈夫跟婆家,對於她真的算是很寬容的了,如果換了別人,也許忍耐不了這麼久。

兩人談戀愛的時候那些事情,就懶得說了,畢竟那時候也沒結婚,她自己的錢願意花在哪裡,他無權過問。從他們交往起,他為這個小舅子花的錢、買的東西就已經算不過來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喜歡我,就要對我弟弟好。」這是她與他交往時明確提出的要求,當時他以為,結了婚之後,她會將對弟弟的這種過分的疼愛,漸漸轉移到丈夫與孩子身上,但是婚後6年她的表現實在是讓他太失望了。

如果她是理智而有所克制的,也許他還會一如繼往睜隻眼閉隻眼,但是她卻變本加厲,將自己家中兩夫妻的共同財產無限度拿去支援她的弟弟,從買房買車到結婚,這其中一大半功勞都屬於她這個姐姐。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她以為這些都是自己丈夫能夠接受而且早就已經做過承諾的,因此一直以來都肆無忌憚。可是婆家早就看在眼裡,雖說婆婆沒有當面說過什麼,但是兩夫妻之間的感情越來越不好。

最終丈夫終於忍不住,跟她攤牌,禁止她還像從前那樣一味心裡只裝著自己的娘家跟弟弟,兩人成天因為這些事情吵鬧不休。她見拿不下丈夫,便想採取圍魏救趙的計策,轉而向婆婆施壓。

沒成想,對於這個從一過門就沒想跟自己家好好過日子的兒媳婦,婆婆也早已一肚子的意見了,這才有前面衝口而出的這樣一句話。到了這個地步,看來她是得好好反省一下了,是繼續堅持以前的做法離婚,還是修正一下自己的行為回歸婚姻的正途,都得看她自己的決定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三點評價:

不要拿別人的愛與忍耐當隨便,這樣一句話,對於像在婚姻當中忘乎所以的人來說,應該是個很好的警示。無規矩不成方圓,如果一再逾越合適的那個度、超越伴侶的承受底線,那麼最終遭殃的,就可能是自己。畢竟對於不是屬於自己義務範圍內的損失,只要是人就得估計一下極限在哪裡,是否值得。如果只是偶爾為之,出於對另一半的愛,也許會忍耐下來。

假如對方太放肆,超出了極限值,那麼接下來會出現什麼樣的情況,其實自己是可以預知的。凡事做之前得站在對方的角度想一想,自己如果不能接受的事情,憑什麼讓別人永遠包容呢?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